自习网
当前位置 : 自习网 > 故事会 > 现代故事 > 生活故事 > 天边的云

天边的云

更新时间:2024-04-20 01:32:54

上海爱博医院病房里,一个年轻女子带着头套,父母离开之后,她拿出藏在被窝里的笔记本电脑,这是妹妹李彩霞偷偷放在这里的。

天边的云

她打开视频播放,这是在舞台表演的视频,灯光绚丽的舞台上,自己纵情释放着激情、闪耀着光彩——

可是一切都将过去,命运如此自己又怎可奈何!

音乐学院那个王八蛋就不必想了,这家伙知道自己得了这病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然而内心深处还有什么值得留念的呢?

她再次想起了那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家伙!

母亲是乡上川剧演员,姐妹从小耳闻目染学了一些川剧唱腔,学了一些舞蹈,在乡下学校文艺表演舞台上,姐妹俩成了每次必将出现的身影。

在班上有个家伙,这家伙跟着奏哀乐的亲戚学了些乐器,平时吹着口琴四处炫耀,时常朗诵着之乎者也的诗词,大家都明白这家伙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初中的时候,那个女同学分到二班,这家伙眼光和心思跑到二班去了!

自己和他同桌了三年,这家伙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自己,哎,自己就如那只丑小鸭,和那个漂亮的女生相比,自然没有任何奢望。

她也没有过多的期望,时常偷偷望着他深情的吹奏,可是深情的抒发引起了妹妹李彩霞的极度不满。

初中二年级的一天中午,这家伙又在抒发情感,彩霞突然站起来大声吼道:“吹啥子吹,你家里死人了啊!”

恶毒的咒骂,让这同学气得脸色发青!

他冲了过去,大声斥责道:“你在说啥子,你这泼妇!”并发怒地举着巴掌——

她跑过去拉着妹妹,妹妹大声喊道:“我会恨你一辈子的——”然后发疯般抢过这同学手中的口琴,使劲朝地上一摔,啪的一声,口琴被摔成了几瓣!

妹妹彩霞大声哭着冲出了教室——

望着自己发疯还不停抽搐哭泣的彩霞,这同学顿时傻懵了!

她立刻捡起地上被摔坏的口气,异常惭愧地说道:“对不起,我妹妹有时就会发怪脾气,请你不要怪她!”

整个下午这同学都异常难堪和生气,许多人都知道这口琴就是那个二班的女同学送给他的——至此以后这同学和妹妹李彩霞一直冷眼以对,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身为他的同桌,看着他难过异常,心里相当惭愧,几天之后偷偷用零花钱买了一个口琴赔给他,可是在口琴上自己动了手脚,哎,真是丢死人了!

至此以后,这同学再也不敢在教室里吹奏口琴——

许多年过去了,自己时常会想起那支口琴,每次心里都相当激动,他发现了这口琴的秘密了吗?

后来自己一家迁到上海大城市之后,姐妹有机会学些乐器、歌舞,考上了北京音乐学院——

那个趾高气扬的家伙想必没有这机会,真可惜,要是有学习深造的机会,说不定也能成为一名乐坛新星!

命运如此,自己又如可奈何?

不知道这家伙现在如何,他和那个女同学究竟有没有结果,他该不会初中、高中毕业后随着外出的人群到处打工,碌碌无为度过一生吧!

她立刻搜寻:卓然,几百上千条搜寻结果里面,许多是卓然写的小说《仙将传奇》!这家伙从小卖弄音乐才华,不可能跑去写小说了吧?

失望之余,她输入了:资州回龙初级中学,结果很快呈现,排在第一位的是:有一对双胞胎——有次回龙初级中学搞了国庆文艺节目——

她心里怔了一下,点击了搜寻链接,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篇故事,题名叫做《懵懂岁月》,哇塞,里面提起当年姐妹结拜,我靠,就是这家伙!

看了看作者介绍,果然是那个时常自我炫耀的家伙,心里自然就想到了那支口琴——顿时感到一阵激动和惊慌!

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能找到时隔多年的同学,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可是字里行间,这家伙表达了当年对那个女同学的爱怜。

她心里有些不快,立刻注册了“远方的云”,当初这名字是为了——哎,那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不提也罢,她留言道:写得比较真诚,但不够真实!

带着疲惫回到出租屋,我无聊上网查看点击留言。

在《懵懂岁月》留言栏里有条新留言:写得比较真诚,但不够真实!

我丢下一句:大哥,有完全真实的故事吗?现在的电影、电视哪个不是假的——

过了一天留言来了:要不要帮你回忆过去?

你帮我回忆过去,开什么玩笑?我冒了句:尊驾哪位?不要浪费兄弟的表情,有胆子咱们QQ里面单挑,我留下了QQ号码!

留言发去不久,QQ上有“天边的云”申请加为好友,我立刻冒了句:云兄,你这称号有些“委婉”哦,难道你真的想来单挑,想干啥子,小弟随时奉陪!

“云兄”回言道:卓然兄,没想到你还如此幽默,你以前可相当腼腆内向的,到了半夜还对着二班妹妹唱情歌!

这家伙居然知道我的老底!我嘲笑道:委婉兄,看来你不愿告诉我你姓啥名谁,也没啥,兄弟是见多识广的!

“委婉兄”突然爆料道:小弟知道你厉害,你可不就是《江湖小生卓小然》嘛,咦,这小丫丫呢——

哎呀,这家伙居然知道我初中写的小说《江湖小生卓小然》,连里面的女主角小丫丫都还记得!

我回言道:没想到还是我初中的“粉丝”、跟屁虫!不会吧,你取个“远方的云”的暗号,太“委婉了”,啊哈,难道你让这名字具有相当的联想性,好引起别人的注意!不错,果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委婉兄”丢下一句:卓然兄,你好好猜一猜!

过了一天,我又和“委婉兄”聊天:委婉兄,你在哪里发财?结婚了没有?

委婉兄冒了句:你猜!

可以肯定,嘴边挂着“你猜”的肯定就是女同胞,男的总不可能时刻来个“你猜”,这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才怪!

可是在女同胞,名字里有个“云”的,一个是刘云,我们有着联系,她不可能开这玩笑,另一个就是那对双胞胎,大的李彩云,名字里面有个“云”,她远在上海,称作“远方的云”也不为过——然而她们一家早就迁到上海去了,这么多年不见,难道她就真的出现了,我傻笑了片刻,回了句:委婉兄,当年有对双胞胎妹妹,你是否还有印象,后来她们都迁到上海去了!

委婉兄:你还记得这双胞胎,你眼睛不是老是往二班瞟嘛!

我回言道:年幼无知嘛!委婉兄,我基本已经猜出你是谁了,你的出现真让人意外和惊奇了——

委婉兄:你这样说,想必你真的猜出来了!

我回言道:明天你时候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时候还惦记——

委婉兄:算你没有猜错,还记得同桌,你在哪里工作?那些小说故事都是你编的?

我留言:是啊?你们姐妹现在在哪里工作?

委婉兄:我和彩霞在北京上音乐学院!

我回言:你们可是大明星啊!

委婉兄:你不是时常炫耀自己音乐才华,没有深造真是太可惜了!

我回言:家里太穷,买不起钢琴,老爸给了我一根木棍,他说道:小子,钢琴太贵,老爸买不起,老爸给你一根木棍,你去当音乐指挥吧!

委婉兄:你真幽默!

我和李彩云的联系断断续续,我不断想象她们一到周末就会随着一群公子哥到处去唱歌跳舞,然后——哎,大灰狼的故事难道还少了,这年头演绎、娱乐里面有着多少的暗箱操作和潜规则在等待这些无知少女啊!

和李彩云联系几次之后,也就熟悉多了,一天我拨通了她的电话,说了些各自的情况,我提到了那支口琴:“彩云,你替妹妹赔我的口琴,我使用了好几年,有次这口琴坏了,我打开外壳准备来修理,结果发现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哎,被你发现了,这些年我一直担心,担心你会发现,当初我又何必自作聪明的耍小聪明——”

“彩云,察觉这个秘密,我真的激动了好几天!”

“不要说了!”李彩云立刻制止道。

春节前夕,李彩霞从北京回到上海爱博医院看望姐姐,她拿着鲜花推开房门,这时候姐姐面带笑容正在上网看电脑,自从姐姐得了这病之后,时常愁容满面,看到她难得的笑容,彩霞笑着说道:“姐,有什么事情让你这样开心的——”

姐姐笑着招呼妹妹,然后说道:“彩霞,你还记得那个跟你冤冤不解的卓然吗?”

“什么,那个自以为了不起的家伙——哎呀,他可是你的同桌,可是这家伙,哎——”

“他现在在锦都商报当专栏记者,他写了许多故事小说——”姐姐说道。

“谁管他,这家伙想起就气——哎呀,姐姐当年你可是他同桌,难道你一直念念不忘,我可知道当年你时常对着他傻笑,可是这王八蛋却一心想着二班的那个妖精,不就天天穿新衣服嘛!”

“彩霞,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你想在他面前表现,可是这家伙的确不像话——想不想看他的小说?”

“姐,这是你辛苦找到的机缘,你就好好珍惜吧!”

可是回到上海浦东的家里,李彩霞立刻上网搜:卓然,她也一下子找到卓然的专栏,她讥笑了一下,不就是胡编乱造,有什么好得意的!

过年的时候,刘云约着我们几个老同学回资州搞同学聚会,他们又把我嘲笑了好一阵子,再次提起了我心中的伤疤。

刘云在自己的酒楼忙了一阵之后回到包厢,她说道:“卓然,你不必伤心了,据我所知那女同学时常和老公吵架,日子过得不咋样!”

得知长期关注的女同学日子过得不咋样,我又怎么高兴得起来!

“卓然,你女朋友是哪里人?”刘云问道。

“云同学,我有李彩云的电话,她们姐妹在北京读音乐学院——”我拿出手机说道。

“那对双胞胎?卓然,李彩云一直喜欢你的哦!”徐明取笑道。

“让我和彩云说说话,她难道把我这个二姐忘了?”刘云说道。

我拨通了李彩云的号码,把手机递给刘云。

刘云对着电话喊道:“彩云,你还记得我这个二姐吧?不会吧,当了大明星把二姐都忘了?”

李彩云哪里敢说不记得,她支吾着说自己太忙,一直没有大家的联系方式!

“六妹,听说你在和卓然谈朋友——什么没有?你不要不好意思承认!卓然,他都亲口承认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从小胆量比较小,你还是主动一点噻!你们可是多年的同桌哦,哎呀,这同桌多半都是有故事的!”

我支吾着说道:“云同学你不要乱说!”

挂了电话,刘云说道:“卓然,李彩云已经出现了,你什么时候把李彩云带回来,我们可是等着这一天的哦!”

大家都开心地笑了!

“这、这个任务好艰巨哦!”我支吾道。

春节后回到锦都,进入杂乱不堪的出租屋,我开始叹息了,没有稳定的经济收入,如何去面对未知的姻缘!

我的困难,徐明是清楚的,那天我们在一起街边吃麻辣烫喝酒瞎吹。

徐明笑道:“今年任务如何完成?李彩云从小跟着她妈唱川剧,是学校文艺表演必选人物——你从小不是会二胡、唢呐、口琴的,要不立刻进入音乐圈,对了,你从小懂诗词歌赋的!”

“可惜没人领入行,从哪里下手都不知道?”

“卓然,只要你下定决心就有办法,何况有李彩云作后盾,她绝对会帮你的!”

“我和这李彩云沟通一下,马上行动——”

“可是这娱乐圈好复杂呀!”

“为了避免李彩云落入这些崽儿的魔爪,我只有进入娱乐圈才可能解救她!”

“哈哈哈,难道要她落入你的魔爪?”

“不管怎么说,落入我的魔爪总比别人的好噻,至少有你们这些同学看着,可是那些崽儿就猖狂得很,基本没有人性——”

“是啊,凭这一点你一定要进入娱乐圈,绝对不能便宜这些衣冠禽兽些!”徐明怂恿道!

回到出租屋,我下载了许多歌词、曲谱,我买了竹笛、口琴和一把吉他,发疯般地对着歌词不停哼唱,几天下来找到一些演唱的感觉!

我写了几首歌词,发给了李彩云,过了好久李彩云也没有把曲谱谱出来,这让我有些着急,因为我一发不可收拾,写出好多歌词出来了!

看来,找别人帮忙是不行的,我跑去锦都音乐学院参加了演奏培训班,没日没夜地看音乐教学视频!

经过几个月的折腾,我音乐水平大增,看着我发疯般的模样,房东谢妈妈哭笑不得地不停摇着头!看着我头发越来越长,徐明和小彭发现我越来越不对劲。

有一天周末的傍晚,徐明和小彭来到了我的出租屋。

小彭严肃地说道:“卓然,你天天窝在屋里搞音乐,周围的人都说你快要疯了!”

“我写了不少歌曲,要不,演奏给你们听一下!”我拿起吉他开始演奏!

小彭冒了一句:卓然,你这样搞音乐,生活怎么办?挣不到钱,再漂亮的妹妹都是会跑掉!

徐明也说道:“你以前还跑广告挣提成——搞艺术、玩音乐,这些是有钱人的游戏,你有这个条件吗?李彩云远在天边,她身边难道没有富贵公子哥?你不要陷得太深,卓然,这的确让人担心,哎——”

没有取得成绩之前,说再多都是等于零,只要取得了成绩,你不用说,周围的人对你感观就有彻底改变——

“卓然,音乐之路就这么简单?人家都是从小就在学,我们已经不年轻了——”

“我从小就听着音乐长大的,这些年中断了,竹笛、口琴、吉他可是玩熟了的,从小这诗词歌赋背了不少!”

“音乐基础你积累了一些,说白了什么时候开始挣钱——”

“在音乐学院认识了几个想搞音乐的家伙,其中一个老爸特别有钱,这家伙准备搞一个乐队!”

得知到了我有些希望,徐明神色和悦了一些,出门在外,任何奇迹都是可能发生的!

“谢妈妈肯定忍无可忍了,看得出来她早就想把我赶走了!”我自我解嘲地说道。

“可是她不好说——”小彭也不否认。

“搞音乐、艺术一定要疯狂,普通人无法理解,我不会怪他们的。要和欣赏自己的人在一起,这样才有动力和激情!”

“要和欣赏自己的人在一起,其他人就会泼冷水、瞎捣乱!”

“你不好好上班,一直想发大财,这哪里那么容易!”小彭说道。

“你看这卓然,人家每天发狂的付出努力,半年下来这些乐器搞得有声有色了——”

“徐明,只要发疯般地努力,的确能取得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绩,许多连付出的胆量都没有,他们总是在给别人泼冷水来达到心里平衡!”

小彭气得转身就走了——

“只要乐队搞起来,我就会离开这里,还要请谢妈妈他们忍受几天,只要我混出名堂了,谢妈妈可以到处炫耀了,红得发紫的明星卓然以前还是我的房客呢——”

“卓然,你今后搞出名了,我们要见你这明星可不太容易了!哎呀,说不定娱乐记者天天往这里跑,他们也想搞清楚大明星最初的发展之地——”

“说不定我现在乱七八糟的词曲草稿还成了拍卖珍藏的宝贝呢?这只要出名了,什么事情都是可能发生的——”

郑茂才对我佩服无比,开着宝马载着我到处练歌——他老爸对郑茂才没有抱太大的希望,那天在盛世茂邦集团的办公室里他说道:“卓然,投资一个乐队很简单,乐队如何生存和发展?你有这方面经验吗?你有把握能经营得好吗?”

知道了暂时没有希望,我们离开了办公室,郑茂才说道:“卓然兄,今后有什么打算?”

“没有行动,郑总看不到我们成功的希望!小弟去报名参加‘激情飞扬’音乐海选!”

我到精艺演绎公司报名参加“激情飞扬”区域海选,刚到报名处,工作人员上下不停大量着我,我说了句:“什么不认识了?我就是商报的卓然,那次模特大赛我可没少往你们这里跑——”

“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老板蔡戈在办公室,我先通知他一声!”接待人员站起来到了办公室说了几句,过了片刻蔡戈急匆匆走了出来,他大声说道:“卓记者,你要来报名参加海选?”

到了办公室,蔡戈把中华香烟发起,他笑道:“卓记者,你来参加海选?别开玩笑了,你是不是想来搞什么卧底,想坏我的好事!”

“我是来诚心参加音乐海选的,我已经离开了《商报》,我从小听着音乐长大的,我在锦都音乐学院学了半年音乐演奏——”

“卓老弟,我们可经不起你们这些记者的折腾!”

“我已经把报名费和培训费都带来了,马上报名登记——”

“这次是北京激情飞扬演绎公司搞歌手选拔赛,卓老弟想出名可以报名参加星光大道或湖南卫视的选拔——”蔡戈说得相当直白了。

“蔡总,我能力有限,在你这里面才可能有出头!”

“没想到卓老弟有这个考虑,好,我给你打五折!”

蔡戈给报名人员打了声招呼,我报名费和培训费立刻降了一半!

来到楼下,我拨通了杨超的电话:“杨大师,又在哪里搞书法展览?我准备进军音乐行业!”

“没想到你小子又要进军乐坛了,你以前不是要当小说家,怎么不敢兴趣了?”杨超嘲笑道。

“我到蔡戈的精艺演绎去报名了,现在小弟艺名叫卓亦凡——”

“卓一凡不是大侠,你难道又要去当大侠了?”

“《白发魔女传》里是卓一航,《天龙八部》里是卓不凡,《冷血十三鹰》里的确有个叫卓一凡的剑客,我是卓亦凡,不是卓一凡,是卓亦凡!”

“明星演绎道路可不好走,你忘了以前搞的模特大赛,这里面暗箱操作太多,不完全凭实力,全靠财力包装——蔡戈是一个流氓杂痞,还欠报社的广告费呢,难道你不知道?”

“要进入这音乐圈,这些学费也是要交的!”

看着有宝马轿车来帮我搬家,徐明知道我所言非虚,他说了些鼓励的话,小彭笑道道:“卓然,你小伙子果然有追求!”

“以后听到歌星卓亦凡的时候一定要想起就是眼前这个贫困落魄的穷小子!”

当我把行李搬上宝马轿车的时候,房东谢妈妈和旁边几个租房客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可是以前露出鄙夷嘲笑眼神的就是他们!

郑茂才把我接到了世纪花园一套还没有装修的房间里,他拿出一个信封,说道:“卓然,这里有两万块钱,是我爸赞助你的!我们一定要争一口气,混出名堂!”

郑茂才走了之后,我一个人静静听着音乐,开始和李彩云联系聊天!

得知我的飞速进步,李彩云佩服无比。

我趁机吹嘘,想当年我可是学校出名的音乐天才。

月光朦胧之中,我静下心来,慢慢弹奏自己编写的乐曲!

几天之后的初选,凭借自己真诚演绎,我进入十六强,接下里是晋级比赛——我电话邀请徐明、小彭,还有资州刘云来捧场!

对于李彩云,我有些犹豫了,邀请吧,这来往的飞机票,不邀请吧,我是为了她才进入音乐圈的——

“激情飞扬”艺术指导要求每个人准备三个以上歌唱节目,来到楼下,我拨通了何老师的电话,“何老师您好,我是卓亦凡,学生想请教老师对于比赛的看法——”

“小卓,你上次给我的曲谱我都看了,明天下午三点你到学校礼堂来,现在学校正在进行学生原创音乐的录制!”

第二天,郑茂才开着宝马把我载到了锦都音乐学院,来到学校礼堂。

等了一会儿,何老师来了,身后跟着几个个身材高挑的妹妹——郑茂才眼睛立刻发亮闪着诡异的绿光!

进入礼堂旁边的音乐中心,何老师作了介绍:“卓亦凡和谢阿倩都报名参加了‘激情飞扬’音乐比赛——”

何老师正关切地望着台下一个淡黄色连衣裙的女子。

过了片刻,何老师严肃地说道:“亦凡,你创作的《洞庭春曲》意境不错,演奏民族乐曲选择古筝、二胡,难道你也懂这些?”

我站起来说道:“我二叔家里有着许多乐器,我从就小跑去吹拉弹唱!”

“亦凡,你来演奏一下《洞庭春曲》吧!”

“老师如此抬爱,学生就出丑了!”我来到乐队旁边,拿起一支长笛,脑海中泛起洞庭湖烟雾缭绕,湖面出现了渔夫、鸬鹚,随着画面的展现,吹奏音律源源不断——

一曲之后,何老师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她笑道:“不错,这曲调为什么和你谱写的又有所不同?”

“记录曲调是相当辛苦的事情,我可是一个一个音符拼凑而成的——”

大家都笑了,何老师也摇着头笑了笑。

“我已经帮你改编成了管弦乐曲,我为你报名参加学校的原创声乐比赛了,钢琴由谢阿倩来弹奏,大家要把握好碧波荡漾、春柳拂堤的意境——”

随着悠扬长笛声起,洞庭湖春意盎然画面源源不断呈现在眼前!

一曲过后,我激动不已!

过了片刻,何老师说道:“亦凡,我把你的《月色朦胧》改编了一下,乐队演奏一遍!”

凭借自己的悟性我演唱着,泪眼朦胧之中回想起月光朦胧之中,我和那个女同学漫步在学校外的小道之上——

不知不觉之间,音乐中心进来了不少的学生,他们陶醉在音乐的海洋,不停地欢呼鼓掌!

接下来,谢阿倩演唱了一首宋祖英的《辣妹子》,弹奏了一首《茉莉花》,我演唱了一首自己改了歌词的《关心她》!

到了傍晚的时候,何老师走到录音室,舞台音响开始播放我们演唱的歌曲,过了片刻何老师拿出两张光盘,笑着递给我:“亦凡,你发挥不错,你拿回去好好欣赏欣赏吧!”并把另一张交给了谢阿倩——

回到了世纪花园的住所,我音乐拷贝下来,通过QQ把歌曲传给了远在北京的李彩云,想必她听到之后也会惊诧不已!

过了几天,何老师通知我到音乐学院录制了其他几首音乐曲目。

在我刚刚走出礼堂大厅的时候,几个妹妹拿着鲜花围了过来,有人高声喊道:“亦凡,我们支持你!”

我淡淡笑了笑,大声说道:“感谢各位同学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请大家到比赛现场多多支持我,拜托了!”几个妹妹拿出手机不断拍照——

哎呀,难道这就是当明星的风采!

郑茂才趁机散发比赛的门票,这些妹妹拿着门票激动地跳跃着,我就一个一个给她们签名,并请她们支持!

然而在旁边,谢阿倩也在发动粉丝团,这些男生得到谢阿倩的热情微笑,脸上露出欢喜的喜悦!

何老师看见了这热烈的场面,她大声喊了句:“亦凡、阿倩你们代表我们学校去参加比赛,来来来,一起合影留念!各位同学一起来——”

有个女同学拿着照相机跑了过来,在何老师的指挥下,我微笑着和谢阿倩合影,四周站满了热情的学生粉丝们!

上海爱博医院病房里,姐姐有些着急地拨通了远在北京妹妹李彩霞的电话,“彩霞,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和那个卓然联系着,卓然现在到锦都

上一篇: 周小鱼的阴谋 下一篇: 自在逍遥